做个好汉子

站叶周

站鸣佐

副cp基本可吃,最喜欢叶周了

奔走相告今天我们重归太太回来了

【鸣佐】救赎

架空有,ooc会有,小学生文笔渣,逻辑死。如果你都受得了就往下看吧

 

 

 

 

 雨一直在下,冲淡了脸上的泥土,可是血液已经凝结在了脸上怎么也抹不去,感觉背上人的体温越来越低,鸣人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再不找到地方给佐助处理伤口恐怕他就熬不过今晚了。你一定不能有事!求你!

 后方巨变,敌人趁夜偷袭了鸣人他们所在的阵营的后方,满地的弹孔,废墟,荒芜,死尸,有人的惨叫声却在一秒后静音。头颅飞出去很远,滚了许久才停下来。漩涡鸣人就眼睁睁地看着昔日一起勾肩搭背地战友尸首异地。对方的刀挥地太快,他甚至都没来得及挪动一下脚步!

愤怒不可抑制,他甚至都忘记了刚刚的害怕,感觉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就只是一个由愤怒驱动的躯壳。他攥紧了手中的匕首“混蛋,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漫天的火烧云,像是鲜血晕开的色彩。远方的映山红开得正旺。对方挥着手中的刀嫌恶血液弄脏了自己的爱刀。下一秒就被扑在了地上,他看不到背后的人,下意识抓紧了刀柄,却在之后硬生生地被刀刃贯穿胸口。并不是那么锋利的刃,他甚至可以听见刀刃与自己的骨和肉摩擦过的声音,然后痛觉瞬间席卷全身。

直到血液染满了鸣人的脸,鸣人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他杀人了,真真实实地杀了一个人。他看着自己的双手,鲜血染红了整双手,现在它们还是流淌的再过不久它们就会凝结变黑,从手开始拉着自己走向地狱。来呀!来呀!你也终究是走上我们这条路的人,地狱里的恶魔再朝他微笑。他觉得自己快掉下去了。

“哄!”巨大的炮声将他从自己的幻境中来了出来。不行,不行,不能在这里待了,要找到佐助然后离开这里,只要佐助还活着,只要佐助还活着,那是他最后的希望了。他只有他一个人了。不能被夺走,敌人不行,死神也不行。

鸣人和佐助是同时入伍的,他记得那时的军人们可以占满整个屋子,喝着劣质的酒然后谈笑风生,与外面战争的荒芜格格不入,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越来越少,笑容也越来越少,越来越小的孩子被推上战场。每个人都战战兢兢地过每一天,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生怕下一个倒在血泊中瞪着无神双眼的就是自己。

但是宇智波佐助就是个异类,他极端地渴望上战场,恨不能亲手手刃敌人,他的每一分血液,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战斗,在那些抖抖索索过活着的人中显得十分突兀。但如果说宇智波佐助是个黑暗的战斗异类,那么漩涡鸣人就是另一种类型的异类,他看上去一股没心没肺地样子,偶尔还搞点小恶作剧去整自己的上司。完全就是和平年代沐浴的孩子。但是不是,漩涡鸣人知道,宇智波佐助也知道。他有多恨那些人,他就有多想去战斗。

---------------------------------------------------------------------------------------------------------------------

   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从小就认识,两家因为住得近,关系也就近,平时串门蹭饭都成了平常事。可是突如起来的空袭毁了一切。“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但无人幸存!节哀吧!”佐助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地听医护人员的报备,然后静静地看着眼红了的漩涡鸣人死命地扯着医护人员的衣领。----两家只有他们两个幸存者,只留下两个人仍站在这衰败的土地上。

   “真是难看啊!”他这么想到,然后走到跪坐在废墟上的漩涡鸣人身边狠狠地踢了他一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吊车尾的,我要去参军,如果你想在这里哭,就一辈子捧着坟墓过活下去,什么也别做,什么也别听,直到那些人再让你也死去。”他听到自己沙哑的开口。然后起身就走。许久他听见背后有些踉跄的脚步声,微微抿起了唇。那一日黄沙覆盖了整个天空。

   接下来的参军,训练,上个星期得到消息,他们这一批人也即将被运往战场,却没有想到,敌人会这么快地偷袭后方,没有经验的战士们几乎被杀得片甲不留。那他的佐助呢?也会是倒在血泊中的那一个吗?鸣人甚至用了自己全部的力气站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的腿抖得厉害。却还是拼了命地往前冲,一路上的死者无数,满脸鲜血,双眼无神,无一例外都是被黄土掩盖了半个身子的人。鸣人有些不敢去看那些人的脸,害怕其中一张就是他所寻找的那个人,却又是不得不逼迫自己去努力辨认,他不想再错过,错过任何一丝可以救他的机会。

 ---------------------------------TBC-----------------------------------------------------------------

评论
热度 ( 5 )

© 做个好汉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