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好汉子

叶周

楷粉,叶粉,叶周粉,拿不出粉籍证明

佛系人,又很懒,就别逆家刺激我就ok

【叶周】尴尬的腰围

实在是忍不住了又饿,就自己憋了一发。

Ooc

自产粮不好吃,千万别嫌弃,

梗是来源于企鹅先生太太的文中叶神幻想的一段实在是太喜欢就忍不住动手了。

叶A周O

----------------------------------------------------------------------------

“小周,抱歉今天我家那边有事,这次不能陪你去了……”

电话里江波涛声音还没有停,但周泽楷已经没有什么心思听下去了,本来就是临时来拉人陪自己,有事也没办法,他叹了口气,又摇摇头,想起对面的人看不见,才开口说了一句“没关系”声音还是蔫蔫的。

等终于挂了电话,周泽楷又叹出了今天的第28口气。

他有些没精神的瘫坐在公园的长凳上,脑子里转着弯,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自己一个人去也没什么关系,但,就真的很羞耻啊,而且一想到自己表姐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他的头皮就有些发麻。

所以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周泽楷弹了起来,忿忿不平地戳开微信,与叶修的聊天记录还在置顶,又听了听这人半小时前发给自己的语音,不行,越听越气,明明你才是罪魁祸首,周泽楷气不过,可是那人现在肯定在开会又不好打扰,只能更加用力地戳戳这人的头像,就权当自己在戳本人的脸。

叶修这头像还是前几年和他一起去旅游的时候拍的,两个人的第一张合照,两个电竞宅男,拍照技术更是直男,凑在一起自拍,笑得傻兮兮地拍出来脸都还是糊的,自己看着还挺满意,而且越看越满意,回去的路上周泽楷就把两人的微信头像给换了,一直用到现在也没舍得换。

等他戳满意了,气也消了一大半。

怎么办?能怎么办?人还是得见,事还是得办。

 

等周泽楷到表姐的店里的时候已经快下午两点了,正是下午最热的时候,大家都窝在空调里不愿意出来,各个店也是人最少的时候,正适合他。表姐本来还在空调的滋润下昏昏欲睡,这下撇到一个夏天还裹得死死的人一下子就清醒了。本来还以为是什么可疑分子,结果那边倒是委委屈屈地传出了一句“表姐”。

 

“诶呦喂,楷楷,这天怎么把自己包成这样,快脱了脱了,小心中暑。”说完想起自己表弟在S市的人气。可不是得包成这样出门么,顿时嘿嘿一笑,走上前去帮自己表弟解那一身装备。

周泽楷呼出一口气,大夏天三十八九度的天,尤其是S市这种钢筋水泥的城市太阳直射就更加热了,还没等他从闷热天气里晕晕乎乎的状态缓回来,自己表姐的下一句话直接让他的心率迈上了160。

“你今天怎么来啦,是不是来看看自己的礼服,表姐告诉你,表姐我早就给你搞定了,这是表姐我呕心沥血之作,结婚当天穿上让所有人的眼神都黏在你身上哈哈哈,快去试试。”

 

“……表姐……等”周泽楷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家表姐推进了试衣间,然后自己转身就风风火火去找衣服了。

 

……表姐什么都好,就是太热情。

 

周泽楷眼神死,既然说不出来,他决定用事实去解释。

 

等他换完出来,嗯,果然我家楷楷穿啥都好看,我的眼光也好,表姐从下到上开始扫视,腿长没问题ok,大腿围没问题ok,臀围没问题ok,腰围没……等等,

“楷楷拉不上吗?”周泽楷提着裤子脸红的都快成番茄了。

“胖了?你这可不行哦,还有一个月要注意控制了,人家小姑娘结婚,量好的腰围我都往小里做才贴身,礼服改起来可麻烦了。”

“不……不,不是”周泽楷尴尬的眼睛都不知道该看哪里。

“嗯?”

“得麻烦表姐改了,有可能……嗯,还得再大一点!”

“嗯??怎么……”

“不……不是胖了,是……有宝宝了。”周泽楷难得抢话,说到后面都有点自暴自弃,他自己都可以感觉到自己脸上温度了,他眼看着自家表姐的眼神从一开始的震惊然后慢慢变成我懂,最后变成了一种诡异的审视。自己就是最受不了自己表姐带着这种八卦的眼神看自己,周泽楷现在已经不是脸热了,他已经完成了进化,他可以接上车厢当火车的车头了。

 

“啧啧,年轻人啊!忍不住啊!”

 

“表姐!!!”最后以周泽楷羞愤的一声和重新量了腰围结束了今天的尴尬之旅。

 

周泽楷回到家之后踢了鞋飞快地溜进了卧室,被子还没摊开就直接把头埋进了两层被子的夹缝中。真的越告诉自己不能去回想那些尴尬的时刻,脑子就越是回放,真的好丢人啊!

 

等叶修终于开完会回家的时候,就看见周泽楷已经把自己窝进被子里,团成一个团子,孕期睡眠确实会比较多。他有点想像以前一样扑过去压住他然后再撵一撵身下的人,那时候他的小男友会把拉开被子露出睡得红红的脸,睡眼朦胧的,然后伸出双手开始扯他脸,最后两个人笑着滚到一起。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是他的小男友了,他是他的未婚夫,他现在还怀着两个人爱情的结晶。我要为人夫为人父了,需要学着更加稳重,他有些骄傲又甜蜜地想着。然后从另一边上床,从背后伸手揽住了他的大宝贝,然后又伸手隔着薄薄的肚皮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们的小宝贝。

 

感到怀里的人动了动,扣住了他的手。他有些歉意的开口

 

“小周,对不起,今天说好了要陪你去的,我……”

 

然后他就被他未婚夫猛地转过身用双手扯住了脸,“就都怪你!”他的未婚夫有些气呼呼的。

 

其实说起来这件事还真是叶修得背点锅,两个人5个月前开始筹划婚礼,不巧又遇上了叶修升职交接问题还没落实,于是请柬酒席戒指礼服场地,忙得团团转。结果没顾上自己易感期,等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把周泽楷压在房间门上了,周泽楷哭得抽抽搭搭的,下身粘粘糊糊。本来两个人易感期和发情期就很相近,这下好了直接诱导发情了,还进了生殖腔。

 

两个人本打算稳定一点再要孩子。结果72h紧急避孕那99%的成功率,周泽楷还真就是那1%,他身体怀孕体质好,愣是拖了差不多4个多月肚子都隆起来了才发现,周泽楷和叶修当晚并排躺在床上,觉得这些小概率事件累加起来,两个人应该去买张彩票改善生活。

 

现在不光要筹备婚礼,还得把肚子里的小宝贝的东西也起来准备起来。然后周泽楷对着自己的肉眼可见丰满起来的腰围,和已经穿不上的自己正常腰围的裤子才想起来,糟了还有结婚礼服这一遭。

 

“诶呦,宝贝儿,我真知道错了”叶修哀嚎一声,然后扒拉下一只捏着自己脸不放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周泽楷涮地抽回了双手,又背过身去,留下两只红红的耳尖,薄薄的软骨可以透过光,在夕阳下甚至可以见到细细的绒毛。叶修忍不住想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自己的衣角被攥住了,“我已经不生气啦!”

 

回答周泽楷的是更加紧的怀抱和他听到过的,感到过的最熟悉的三个字。

 

END

 

我不会写婚礼哭唧唧,想看婚礼。

我终于还是动手了。我的妈我的语文作文分稳定在38啊!可是我管不住自己那双手


评论 ( 21 )
热度 ( 160 )

© 做个好汉子 | Powered by LOFTER